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The Chinese govt's hijacking of religions is nearly complete


Is religion still religion if it is under the Communist Party's total control?

The Chinese govt's hijacking of religions is nearly complete
Tibetan monks attend the Beating Ghost festival at the Yonghe Temple, also known as the Lama Temple, in Beijing on Feb. 25. In Tibet, there has been a trend to turn monasteries and Buddhist academies into "Party schools." (Photo by Fred Dufour/AFP)
In recent years,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has not only been suppressing religions, but has also increasing manipulation of them to serve its political aim of "Unity of Religion and State."
Of course, its purpose is not to show how open its religious policy is, but to hijack religions to serve a political agenda of legitimatizing, embellishing and varnishing its regime. In other word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nts religions to become their accomplices.
In Tibet, there has been a trend to turn monasteries and Buddhist academies into "Party schools." Some researchers believe the situation will become more severe after last month's 19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After an enforced demolition and eviction, the Serthar Buddhist Institute was divided into Serthar Wuming Buddhist College and Larong Monastery. Students were evicted from the world's largest Tibetan Buddhist school. The committee organization department of Ganzi County also issued a public notice on Aug. 20 regarding the appointment of key officials. They were Serthar Wuming Buddhist College's party secretary, principal, deputy party secretary, deputy principal as well as Larong Monastery Managing Committee's party secretary, director and deputy director.
All are member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currently applying the same policy to the Asian Youth Buddhist Academy, located not far from Serthar Buddist Institute, by demolishing its premises and evicting its students.
Many Tibetans believ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use the Sethar Institute "model" on the Asian Youth Buddhist Academy as well. They also worry the policy will be implemented at all monasteries and Buddhist academies across Tibet.
In recent year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been expanding its party organizations to control all fields, including Tibetan monasteries, Buddhist academies and even foreign companies in China.
The activitie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as well as the daily life of monasteries and Buddhist academies are two entirely different things.
According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Party committee in an agency has the highest authority. Therefore, the Party committee established in a monastery or a Buddhist academy would mean it takes full control of the monastery.
Monks and students would not be allowed to share control, even if it relates to the education system and daily religious activities. This would have a serious impact on the learning, study and spiritual practice of Tibetan Buddhism.
No other religion would accept a communist organization being established in their convents, mosques or seminaries. It would be the greatest act of disrespect and tarnish their faith.
This is especially so, given that many religious leaders, clergy and followers from different faiths were murder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 the past.
Such historical trauma has not been healed, and n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once again rubbing salt into the wounds of believers. It is a situation that is absolutely unacceptable to Tibetan Buddhists and all religious believers.
N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announced the newly-amended "Regulations on Religious Affairs" which will be implemented on Feb. 1 next year. It marks the further hijacking of religions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fter the Party's 19th Congress.
The clergy and religious academics have strongly voiced their criticism about the regulations, but the harsh religious policy has already been implemented in Tibet for a long time.
In addition to the "Regulations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Sites for Religious Activities" released by the State Council on Jan. 31, 1994 and "Regulations on Religious Affairs" implemented on Mar. 1, 2005,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lso issued specific regulations for Tibetan Buddhism.
For example, so-called "Rules Governing the Reincarnation of Tibetan Living Buddhas" were implemented on Sept. 1, 2007 and "Measures for the Administration of Tibetan Buddhism Temples" were implemented on Nov. 1, 2010.
These regulations strictly control clerics and the temples of Tibetan Buddhists.
Simultaneously, the government set up public security stations and management committees for monasteries. Government officials are stationed at monasteries to restrict cleric's freedom of movement, preaching, practices and the study of Buddhism.
Therefor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ew regulations will worsen the situation for Tibetan Buddhists. 
Tibetans believe, the integration of these so-called core values of socialism into religion reveal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attempts to legitimize its rule and control people and organizations at all levels of society.
But is religion still religion if it is under the Communist Party's total control?
"No matter what kind of religion you believe in, there is only one norm: they must obey the command of the Party and acknowledge the Communist Party's superior position over all churches," one Chinese blogger recently wrote.
"If you believe Christianity, th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God of your God; if you believe in Buddhism, the Communist Party is Buddha of your Buddha; for Muslims, the communist party is Allah of your Allah; for the living Buddha, only the Communist Party can approve who will be the living Buddha," the blogger continued.
"The Party wants you to say what she wants you to say; do what she wants you to do. Believers of different religions should uphold their faith to follow the Party's will. If you are not doing so, you will be suppressed by the dictatorship."
Song Jieja is a Tibetan writer, commentator and former Chinese spokesman of the exiled Tibetan government. He is currently studying in Spain.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中共统战官员说不清的“中国化”


作者: 桑杰嘉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8/2017 
2017113xizang.jpg (539×355)

 图片1图伯特佛教经典第一页第一句是:梵文/梵语曰
 

中共十九大按剧本表演的非常“成功”,估计中国的老百姓也可以过自由买菜刀的“正常”生活了,五百人以上的集会也应该没有问题了。在图伯特(西藏)一个月前的如临大敌般武装威慑、军警满街二十四小时巡逻继续着,不带身份证寸步难行的情况还没有完全结束,接着还需要“十九大精神”的“洗礼”----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这在图伯特可是个大事,是政治运动。

中共十九大的“代表”们不敢回答记者提问,看到记者躲躲闪闪,大赞习近平,充当摆设品----最终实现了习近平走上中共权利顶峰的集权独裁之梦。不过在十九大期间发生的很多戏剧性和黑色幽默使人们看到了中共真正开启“新时代”。

十九大期间,中共趁国际媒体集聚北京的机会组织多次记者会大力做广告,大吹业绩,但并非所有的中共官员能做好这个广告。如美国之音10月21日报道《中共官员谈新时代统战外联 官媒疑虚构答问》,西藏之声10月26日报道统战部官员说:“在北京都可以品尝到各民族的特色小吃,这正是我们保护的结果”等笑话层出不穷。笔者也注意了十九大新闻中心于10月21日10:00在梅地亚中心二层新闻发布厅举办第三场记者会。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副部长冉万祥,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郭业洲等介绍了中共统一战线工作和对外交往情况。记者会上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回答记者有关图伯特问题时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已成为国际笑话,中共官媒不得不对张裔炯的文字记录进行了修改。

在该记者会上以上官员介绍了中共统战工作和对外交往情况,并接受了记者们的提问。在提问环节中凤凰卫视、凤凰网记者向张裔炯提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有关中方是否会对达赖喇嘛的外访采取进一步措施来强化这种反对。第二个是,外界持续关注有关于西藏的宗教自由问题,您的发言中特别谈到了这五年来推进宗教的中国化,同时又强调要进一步发挥宗教人士的积极作用,那如何来理解?

张裔炯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时纯粹是“背诵”中共一贯的说法,没有任何新意,有趣的是张部长在这次记者会上想借题发挥侃侃而谈不料他的回答前后矛盾。如他在前面说达赖喇嘛搞“西藏独立”、“分裂祖国”,后面又说:“我也要告诉大家一个事实----(达赖喇嘛)往往只能是到大学演讲或举行宗教活动。”反而证明了达赖喇嘛不是在搞西藏独立和“分裂祖国”。中共官员对于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进行黑白颠倒,欺上骗下是所有中共官员的一贯行为,所以,没有人会感到奇怪,因此,也就不值一提。笔者要说的是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有关对图伯特佛教问题言词,因为,荒唐之极。由于中共官媒发表的文字记录中修改和删除了张裔炯的不少原话,所以笔者以当时的直播视屏的原话为标进行讨论。

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在回答凤凰卫视、凤凰网记者第二个问题时说:“藏传佛教就诞生在我们古老的中国”、“ 它就是中国宗教,不是外传的。”佛教来自哪里?堂堂副部长这点基本知识应该有吧?好歹还在图伯特呆了多年。在图伯特搞统战最终连这样的基本问题都搞不清楚,难道他在图伯特寺院没有听到僧人们诵佛经时的第一句是:“嘉噶盖杜”(图伯特佛教经典开头是:梵文/梵语曰)?其实,张是“聪明”过了头而出笑话的,他想与中共最荒唐的“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接,但是“它就是中国宗教,不是外传的”更使无法自圆其说,反而大出笑话。因此,中国官媒新华社把“它就是中国宗教,不是外传的”,用张部长的话来说是“滋润”成“是有中国特点的宗教。”张裔炯继续说:图伯特佛教是“中国化的典范”、“中华文化本身也是藏文化组成的,藏文化也是中华文化的组成的一部分”。既然图伯特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是中华文化,还需要“中国化”吗? 图伯特佛教已经成了“中国化”的典范,还折腾什么?是白痴吗?当然不是。

张裔炯在回答图伯特佛教“中国化”问题时绕圈子,绕来绕去自己都晕了。事实上中共所谓的“中国化”就是赤裸裸的汉化,但为了统战需要张裔炯不能直接讲所以玩文字游戏“中华民族”、“中华文化”等,最后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既然他所谓的“中华文化”是图伯特文化组成的,就没有另外一个“中华文化”存在,更谈不上“中华文化滋润”图伯特佛教的问题。张部长所说的“中国化”不是汉化吗?当然是,因为中共所说的“中华民族”是汉民族(其他民族不认为自己是中华民族),所以 “中华文化”就是汉文化,那么,所谓的“中国化”就很清楚是“汉化”!看看张裔炯如何图伯特佛教“中国化”的: “----因此,我们在西藏积极引导藏传佛教进一步深化中国化方向。使更多的是要在藏传佛教教义中间要吸纳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优秀的成份和营养来滋润。”

首先,张部长所说的“中华文化”真的还有什么“优秀的成份和营养”吗?答案:没有!因为,中国或者汉文化的优秀传统早被中共“破四旧”根除了。如今的汉文化有没有优秀成份要看其养育出来的国民,确切地说中华文化塑造的中国人(汉人),华人学者陈破空在他的著作《不受欢迎的中国人》中这样归纳了当今的中国人:“缺乏公德,偷奸耍滑,见钱眼开,唯利是图,明哲保身,冷血无情,热衷内斗,欺软怕硬,贪生怕死,奴性十足----”把中国人养育成这样的文化还叫优秀吗?根本不用提离二十一世纪的人类普世价值有多远,离图伯特大慈悲普度众生的大乘佛教有多远。

更严重的是中共要求图伯特佛教 “吸纳”如此有毒的“中华文化”的“成份和营养”,并 “滋润”、“洁净”当今世界上最完整的佛教哲学理论体系和实践,并已经成为世界宗教在全球快速发展的图伯特佛教。这不仅仅是荒谬无比,是对图伯特佛教的极大的侮辱,同时,也在破坏和毁灭人类文明。

事实上,自中共入侵图伯特之日起一直在强制推行张裔炯说的 “中国化”既同化(汉化),最近几年特别加强了对图伯特佛教和文化的“中国化”力度,中共为了满足其虚荣心“中国化”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图伯特文《大藏经》必须要贴上“中华大藏经”,在图伯特某地建个大经轮(又译转经筒)都冠上了“中华”经轮,更滑稽的是在寺院成立党组织---推行 “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大力宣传“藏传佛教只有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才能有活力”等等已经成为世界笑料。更加无耻的是中共为了所谓的“中国化”多年前组织召开数次“藏传佛教新阐释研讨会”,这是图伯特佛教“中国化”工程的一部分,为什么要对图伯特佛教“新阐释”?你懂的。

另外,图伯特“中国化”不仅仅是中共强制推行,而且在西方自由国家的中国学者们也有意无意地患有“中国化”奇病怪症。篡改图伯特历史、掩盖图伯特真相等等无奇不有,如在谈论中国人精神大觉醒时“中国贡献出”的三位人文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第一位竟然是图伯特领袖达赖喇嘛,理由是达赖喇嘛去过中国,也被任命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不是超级 “中国化”?

中共如今推行的所有“中国化”是政府对图伯特等民族的文化进行汉化的具体行动,对图伯特等民族文化实行文化灭绝政策的重要步骤之一,是在消灭其他民族的文化,推进最终消灭各民族的目的。中共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曾使用了各种手段,如“民主改革”、“文化大革命”,提倡文化“多元一体”、图伯特佛教“中国化”等等。虽然,中共近七十年来对图伯特民族和文化进行了严厉打击,一次又一次地文化清洗,图伯特人在境内外大力抢救和复兴了图伯特文化,因此,图伯特民族至今屹立世界民族之林。当然中共为了实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没有停止过对图伯特人的同化政策,而且在日益加大力度,而且未来将更加严重。中共非常清楚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消灭其文化,而对于图伯特佛教是文化的主体,因此,中共大力推行所谓的“藏传佛教中国化”破坏图伯特佛教传统文化和教育体系,妄想从图伯特文化的根基进行瓦解--汉化。因此,如今中共统治下的所有民族都要对中共实施的文化灭绝政策提高警惕,揭露真相,进行抵制是当务之急。


 “国王阁下、诺贝尔委员会,以及兄弟姐妹们:我非常荣幸今天能到这里领取诺贝尔和平奖,给一个来自图伯特的弱小僧人颁发如此殊胜的荣誉,我感到非常荣幸!非常感动!我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我认为获得这一荣耀是因为我实践佛祖释迦摩尼、印度和图伯特贤者们的教诲之精华利他、慈悲、爱和非暴力。”这是达赖喇嘛1989年12月10日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说词的一小段。而诺贝尔评审委员会给达赖喇嘛颁奖的理由是:达赖喇嘛因为尊敬所有的人类而发展出一套他自己的和平哲学,立足于这个担负世界责任的哲学概念上,达赖喇嘛拥抱所有的人类,以及自然。”

这可以清楚地回答张裔炯谬论,也证明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与他去中国、副委员长等没有任何的干系。因此,不管是中共实施的强制性 “中国化”,还是国外中国学者们的“中国化”都是对图伯特人的欺侮,其目的不可告人。

资料来源:

1,“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和党的对外交往情况”记者会(实录)

2,“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和党的对外交往”情况介绍记者招待会直播链接

3,达赖喇嘛尊者图伯特文官网。

4,西藏流亡政府中文官网西藏之页。

5,《不受欢迎的中国人》作者陈破空,2015年开放出版社出版。

6,《政治维纳斯》作者夏明,2012年1月晨钟书局出版。

2017/10/29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中国政府全力绑架宗教


標籤連結十九大 , 宗教 , 强拆 , 政治 , 西藏
31 October 2017

在强拆中的色达佛学院

最近几年中共对宗教一方面进行打压,更多的是前所未有的利用宗教为其政治服务,这一做法几乎达到了「政教合一」的地步,当然,其目的并非对宗教有多大的开明,而是「绑架」宗教为其政治统治合法化点缀和掩饰,极力绑架宗教成为帮凶。在西藏已经出现寺院和佛学院「党校」化的情况,研究者认为十九大之后这一事态将更加严重。

中国政府今年强拆、驱逐、切割了完世界上最大的色达佛学院之后,八月二十日甘孜州委组织部发布干部任前公示其中六位是色达五明佛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副书记、副院长和喇荣寺(中国政府强拆驱逐之后,把色达佛学院分割成色达五明佛学和喇荣寺)管理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副主任等,全部为共产党员。如今中国政府在离色达佛学院不远的亚青佛学院实施同样的政策既先强拆、驱逐学员,很多藏人认为中国政府将会照搬色达佛学院的模式到亚青佛学院,更担心推行至整个西藏所有的寺院和佛学院。

中国政府近年来党组织扩展到各个领域其中包括西藏寺院、佛学院,在华外企等等,越来越多外企在中国营运的忧虑,那么,党委建到佛教寺院、佛学院更是荒唐至极。不说共产党无神论和佛教的根本矛盾问题,共产党的活动与寺院、佛学院日常生活牛马不相及,按中国体制规则党委是最高权力组织,因此,寺院和佛学院中设立的党委将控制寺院的一切权利,当然不会放过僧人、学员进入寺院和佛学院的控制权力,教育体系和日常宗教活动。这将对西藏佛教的学习、研究和修行带来严重的冲击。对于任何宗教都无法接受把共产党组织建立的修道院、清真寺、神学院,因为,这是对宗教最大的不敬和玷污。特别是中国共产党在过去大量屠杀过各种宗教的领袖、宗教人士和信众,这一历史创伤还没有愈合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再次故意向信众的伤口上撒盐,这是西藏佛教徒和所有的宗教信众所无法接受的,严重伤害了广大的信众。

另外,中国政府又宣布明年二月一日起施行《宗教事务条例》,这是中国政府在十九大后更进一步「绑架」宗教的标志。对中国政府不久将实施的《宗教事务条例》宗教研究者和各宗教人士提出了强烈的批评。事实上,在西藏如此严酷的宗教政策实施已久,除了一九九四年一月卅一日国务院发布的《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起施行《宗教事务条例》外,中国政府专门为西藏佛教颁布了所谓《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200791日起施行)、《藏传佛教寺庙管理办法》(2010111日起施行)等进行严密控制西藏佛教宗教人士和寺庙的同时建立公安派出所、成立寺院管理委员会、派驻政府干部工作组常驻寺院、限制宗教人士自由迁徒和弘法、修习佛法等,因此,二零一八年实施《宗教事务条例》对西藏佛教更是雪上加霜。中国政府在不断的加强所谓的「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西藏人认为:「中共借此荒诞手段来使其统治更具合法性,并且达到对西藏社会所有层面的进一步管控。」、「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显示中共意图让自己的统治更具合法性,并且达到对社会所有层面进行管控的目的。」用中国教会观察家林瑞琪的话「什么都要管」。由共产党什么都管的宗教还是宗教吗?

有个网友这样说:「实际上,无论老百姓信的是什么教,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要在行为上服从党的指挥,承认共产党是高于一切教会的。你信基督教,那共产党就是上帝的上帝;你信佛教,那共产党则是佛祖的佛祖;讲到回教,共产党就是真主的真主;讲到活佛,共产党就要批准谁来做活佛。说到底,党需要你说什么,你就得说什么;党需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教徒们要高举你们各自的信仰去遵行党的旨意。如果不这么做,就成为打击、专政的对象。」

__________
撰文:桑杰嘉,一位藏族作家及时事评论员。
【完】
原载:天亞社中文網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剪刀女,及言论自由与“藏汉交流”等(二)

剪刀女与多位汉人信徒同尊者的合影。(唯色)
剪刀女与多位汉人信徒同尊者的合影。(唯色)
唯色
第二,那个女子何以会在达兰萨拉如此飞扬跋扈呢?她难道不知这里不但是流亡藏人的中心,更是在印度境内吗?而这里并非拉萨,并非连尊者都不得不于1959年逃离他之前的十四世都归属的拉萨,她却敢如此横行霸道就像一个权力在手的殖民者。这一事件发生之后,一位朋友在脸书上写了一句话:“Where there is no respect there is no safety”(没有尊重的地方是没有安全的)。正如被那个女子袭击的流亡西藏议会议员、“九·十·三运动”会长lhagyari namgyal dolkar(拉加里·朗杰卓嘎)在事后接受采访说:“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这种事情竟会发生在大乘经院,发生在西藏抗暴英雄纪念碑前。”“至少对我来说,这件事让我大开眼界,在达兰萨拉竟然也会发生这种事!”而这位年轻的女议员,她本是有一千多年历史的吐蕃赞普(君王)的后裔,她的父亲拉加里赤钦(法王)朗杰嘉措1959年被中共以勾结“叛匪”为由下狱二十年,王室家族多人入狱或困苦交加而死,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拉加里王宫沦为废墟。巧合的是,最近我正在整理并于网上发布我在数年前拍摄的王宫废墟照片,以及摄影家友人于今年赴王宫废墟拍摄的照片,某种延续与叠合使这一事件变成了某个隐喻。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脸书上讨论这一事件时,竟有藏人息事宁人地说算了,不要再说了,免得影响“藏汉交流”。这反倒让我想知道,什么叫“藏汉交流”?或者说“藏汉交流”应该有怎样的方式?众所周知,尊者达赖喇嘛一直非常辛苦地倡导“藏汉交流”并亲力而为,同时经受了许许多多本不应该是他这样一位宗教领袖、一位尊者、一位老者所遭受的挫折和羞辱,说实话,我们身为藏人看在眼里都很心疼。我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候就会心疼难忍。当然我不是说我们不需要“藏汉交流”。实际上从事“藏汉交流”的人很多,包括我自己,因为我是用中文写作西藏及西藏的问题。我想说的是,“藏汉交流”不应该是没有原则的,不应该是没有底线的,不应该是别人扇了你两巴掌,你还继续把脸贴上去。我想说的是,我们需要知道,“藏汉交流”应该建立在一种平等和尊重的基础上,而不是一味地迎合对方,而不是只为了凑些人数,而不是贪图对方给一些好处,比如金钱和声名什么的。干脆直说吧,“藏汉交流”本应该是我们每个藏人去做的事情,结果我们又做了多少呢?而藏人今天的困境,既是外人施加,也是自己促成。这些年流亡藏人方面所进行的“藏汉交流”,在我看来乏善可陈。其中人为因素是主要的,有的人的私心影响了本来可以取得的成果。
第三,近些年,对藏传佛教感兴趣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无论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或成都、杭州这样的省会城市。去西藏旅游是时尚。像追明星一样追西藏喇嘛也是许多人爱做的。而诸多喇嘛、仁波切也乐意行走各地,既可传法又广纳供养,虽然中国当局多有限制。曾有几次外媒问我:是不是信奉藏传佛教的中国人多起来了,会对解决“西藏问题”有帮助?我觉得这样的结论太表面、太乐观。据我的观察和了解,许多接近藏传佛教甚至成为弟子的汉人,对历史与现实的“西藏问题”既无知也不同情,对尊者达赖喇嘛更是有许多误解。而这并不完全是被中共洗脑所致。
一位居住德国的汉人朋友在推特上说:“我接触到的西方和海外华人藏传佛教徒,对藏人的命运基本都不感兴趣。这让我至今不解:他们对自己藏人上师感恩至深,如何可以精神分裂到不闻不问?”而朋友的解释是:“如果不问,藏人朋友一般不会主动说自己的苦难;如果问,他们都会说,但不是汉人的那种哭天喊地……”。对此我有不同看法。不是藏人不主动讲述苦难,而是藏人的自律所致,甚至已经习惯了某种自我审查、自我噤言,尽管出于不得已。无论在境内和境外,无论在安多或拉萨,那些拥有许多中国弟子的藏人喇嘛、仁波切们,他们几乎从来不会对他们的中国学生讲藏地的真实现况,不会讲西藏的历史真相,这固然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政治的敏感和恐惧,他们不愿意去招惹麻烦,所以只是念经,只是灌顶,只是收供养。藏地有些寺院因为汉人弟子给很多钱,而修得金碧辉煌。供养的金钱太多,以致于去迎合这些弟子,这其实也助长了那些以为有钱就是一切的施主们的气焰。也因此,在印度,在达兰萨拉,在尊者的寺院前,出现这样一个用剪刀毁坏记录西藏苦难的图片并对和平劝言的藏人暴力出手的中国女子也是不足为奇的。她虽声称是尊者弟子,却如脸书上一位陌生朋友的留言所写:“对于所有追随尊者学习的学生来说看到类似的所有现象是非常不安和难过的。就像您在访谈里面说到,一个尊者,老者,如此慈悲智慧,可是这些人就是无法追随他的教化并惭愧自己的恶性。尊者讲法开示的频率远远超于任何年轻的上师们。”“尊者的教学是对许多论著的解释和帮助我们学习,每次听到当下就觉得有清凉的智慧而受益,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若学生狂热追随所谓的Guru(上师)本人的言教而没有观察的智能的话,就有一些极端的举动。”
但必须要强调的是,实际上也并非所有的中国弟子皆如此。在我个人的生活中,诸多给予我心灵的启迪与助益的友人,就包括了其中真正的追随佛陀法教者,他们如法修行,低调精进,并有着清醒的认识和正确的观念。
RFA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剪刀女,及言论自由与“藏汉交流”等(一)

唯色
图说:2017年10月1日,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大昭寺前,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九•十•三运动”举行的“纪念1987年拉萨藏人抗暴30周年”图片展上,一位华裔女性挥舞剪刀大闹现场。(现场藏人拍摄)
图说:2017年10月1日,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大昭寺前,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九•十•三运动”举行的“纪念1987年拉萨藏人抗暴30周年”图片展上,一位华裔女性挥舞剪刀大闹现场。(现场藏人拍摄)
事隔数日,想起在Facebook看到的那个短短视频,震惊仍未消褪。那是一个中国女子,在印度北部流亡藏人聚居地达兰萨拉,在尊者达赖喇嘛传授佛法的大乘经院(又称大昭寺)前,挥舞锋利大剪刀,毁坏现场展览图片,更对几位藏人动手动脚,算得上是暴力攻击了。视频不止一个,也有多张照片,见证这是10月1日发生的真实事件。
10月1日,是中国最具意识形态的“国庆节”。当局不但给全国放假七日,东南西北,浩浩大国,飘满大大小小的五星红旗,连西藏的佛寺、新疆的清真寺都要求插上五星红旗。所有媒体都在宣传如何更加爱国,如何更加感激党恩。很多中国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爱国主义情怀高涨。但10月1日,也是藏人的纪念日——纪念1987年10月1日,在拉萨大昭寺前发生的藏人抗议,从要求释放数日前被捕的游行僧侣,很快转变为警察向抗议人群开枪射杀,据西藏历史学者的相关记录,“大概有六到二十个藏人被打死”,并认为这是文革之后拉萨第一次大规模的政治反对运动。中国官方称此事件为“1987年拉萨骚乱”。
但这个纪念日,也只能是在境外西藏的藏人以一些活动来表示。比如在达兰萨拉,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九·十·三运动”即在大乘经院前布置了几个展板,以挂图的方式展出三十年前拉萨抗议遭致镇压的图片。图片不多也不大,参观者也多为路过者,却因那个中国女子的突然袭击,而掀起了轩然大波。
如今有关这一事件的视频与图片在墙外网络流传,并被多个国际中文媒体、藏语媒体报道。作为已在推特和脸书对此多有评述的我,接受了10月4日美国之音中文部的电话采访,但因时间短,未能做更多发言,虽然我有较多思考。
现在我们都已知道,那个有暴力袭击行为的中国女子持有美国护照,而她声称自己“是达赖喇嘛的学生”。那么她是一个什么样的真实身份而来?有人说她可能有特殊身份,故意引起事端,以制造藏人与汉人之间的仇恨。但是否如此需要证据,当属印度及藏人行政中央的相关部门调查。有人说她精神和心理不正常,并举事例说2015年夏天在康区宗萨寺,她私闯宗萨钦哲仁波切寝宫拿走东西声称是仁波切送给她的,她还追宗萨钦哲仁波切到不丹被婉拒接近后,又跑去印度参加尊者达赖喇嘛的法会,每次法会献花,这次也献花,因为次日起,尊者将主要为华人信众举办法会。网络上还出现了此女与多位汉人信徒同尊者的合影。然而这更令人忧虑,若是有精神问题,如此靠近尊者,如果突然发作而采取暴力,怎么办?再有,无论她是否献花是否磕头,都不能覆盖我们在视频中看到的:她用剪刀毁坏藏人抗议及被镇压的图片,她扑打拍摄她毁坏行为的摄像镜头,她掌掴阻拦她的藏人女子、抓咬劝阻她的藏人男士却指责他们“没有慈悲心”,她还斥骂批评她的香港信徒给“炎黄子孙”“丢脸”等等。
然而,我们关注这个事件是因为它已超越事件本身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如果仅仅纠结于该女子本人和这个事件本身,其实是毫无意义的。正如我在VOA的采访中谈到的,这个事件所关涉的对言论自由的认识,“藏汉交流”的问题,以及趋向藏传佛教的中国弟子与“西藏问题”的关系,这才应该是我们所要分析和研究的。
第一,那个女子虽然是我们所了解的在专制环境中成长的中国人,但她持有美国护照说明她现在民主社会生活。那么,她不知道民主社会的原则之一是尊重言论自由吗?她指责有关三十年前在拉萨的藏人抗议及被镇压的图片“全是假的”,她会不会也指责二十八年前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六四”镇压也是假的?可见这位43岁的中年女子实际上被中共宣传完全洗脑,对历史与事实无知,就像今天许多中国人一样。
脸书上一位陌生朋友讲述了一个被洗脑的中国女生到了美国之后接触到真相开始醒悟的故事,留言道:“……那种发现真是很大的震惊与心痛,所以她在我面前一直哭,真的不敢相信那历史的存在,完全颠覆她原先的认知。所以这就说明了一点,没有离开被洗脑的体系出来看世界的人会执于自己所信任的世界的真实性,并且无法接受另一种面貌解读同样的历史。然而不是每个中国人都愿意离开自己的水池出来看自己的。包括那些反驳的人无法接受分裂主义,可难道就有权力毁坏别人对独立自由的追求?历史活生生的存在于那个时空当下,个人的疯狂,否认历史的真实存在,只会让世人更加怜悯同情无知的灵魂早被僵尸祖国豢养成动物界无法思辨的活物罢了。”
 rfa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

中共十九大前后的图伯特


作者: 桑杰嘉

民主中国首发   时间: 10/8/2017       


随着十九大的临近,中共在全面提升安保监控,各地全面展开空前“维稳”,除从网络严控、文化严管等方面都升级外,对不少中国异议人士也进行了警告、跟踪监控。在图伯特中共更是草木皆兵,除了宣布十九大期间禁止外国游客进入图伯特的西藏自治区外,中共在西藏自治区召开“全区迎接党的十九大动员大会”,宣布要“坚决打赢党的十九大期间我区维稳安保工作这场硬仗”。另外,很多研究图伯特问题的学者认为,中共十九大后将对图伯特实施更严密的控制和打压。



十九大前

中共对图伯特监控随着十九大的临近不断加大,而对图伯特的打压并将随着十九大的结束会变本加厉。这从中共最近几年在图伯特推行的殖民政策可以证明,如对图伯特寺院推行寺庙“党委”化管理、教育“异地办学”、经济边缘化、宗教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共的这些“政策”习近平所推行的,十九大后中共将更有力推行这些政策,不言而喻将对图伯特传统文化、宗教、经济等造成前所未有的打击。

还记得在五年前中共召开十八大时境内外图伯特进行了大规模的自焚抗议,那年共有86名图伯特人自焚抗议(境内85名,境外1名),而在十八大召开的11月多达28名图伯特人自焚抗议,十八大至今发生了多达八十多起自焚抗议。在过去的五年里图伯特自发的保护环境的抗议此伏彼起、单独上街抗议游行接二连三、中共对母语和文化保护者任意拘捕、强拆佛学院、驱逐僧侣、寺院设立党委----可见习近平政府对图伯特的殖民政策日趋强化,也可以预见习近平在十九大中巩固其权力之后,将在图伯特推行到底其殖民政策,因此,十九大之后中共对图伯特更严密的监控和更严厉的打压灾难不可避免。

929日,中共西藏自治区政府召开“全区迎接党的十九大动员大会”, 中共在西藏自治区最高官员吴英杰发表了杀气腾腾的发言:“把做好十九大期间的维稳安保工作作为当前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紧急动员起来、迅速行动起来,全面进入临战状态,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以最高的要求、最强的部署、最严的措施---用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绝对忠诚的实际行动,坚决打赢十九大期间我区维稳安保工作这场硬仗---”中共媒体称“会上,吴英杰、齐扎拉还与各市(地)委书记、分管维稳工作的副市长签订“军令状”。”

中共以十九大期间的维稳为名对图伯特的异议人士和前政治犯、著名作家、歌手等进行严密的监控、骚扰。任何中共所不喜欢的行为将以稳定压倒一切的机器碾压的粉碎。为了打压不满中共统治和政策的图伯特人,以防国际社会获悉中共打压图伯特人的真相中共宣布十九大期间禁止外国人进入图伯特。

另外,媒体报道,在图伯特“青海黄南州泽库县公安局近日针对当地藏人的微信群聊采取管控措施,强行召集近250名微信群主接受法制教育并签订责任书。---称其目的是抵制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和“有害信息”,其实是防止当地抗议事件的消息传出境外。”


十九大后

十九大之后,习近平政府将继续推行对图伯特实行强硬政策,除了在政治上对图伯特实施打压政策,对图伯特问题继续实施拖延政策,既不谈判、不解决,妄想等待达赖喇嘛尊者圆寂后分化流亡图伯特社会,消灭流亡图伯特人的自由抗争力量。

在宗教上中共已经公开在图伯特寺院成立“党委”派遣共产党干部直接管理寺院或佛学院,完全控制寺院和佛学院等的日常活动、入寺、入学等。20170820日甘孜州委组织部发佈干部任前公示,其中6名干部是色达五明佛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副书记、副院长和喇荣寺管理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副主任等。中共不仅在全世界最大图伯特佛学院色达佛学院建立党委剥夺佛学院的管理权巩固监控,同时也对图伯特亚青佛学院实施同样的政策,先强拆、驱逐学员,最后成立党委完全控制佛学院。之前中共在图伯特寺院和佛学院成立所谓的“民主管理组织”,但习近平政府开始实施在寺院和佛学院成立党委,要求寺院也“姓党”。这已经非常明确的说明中共将要彻底掌控寺院、佛学院的一切事务。事实上这已经违犯了中共自己在2010年颁布的所谓《藏传佛教寺庙管理办法》第八条:“寺庙应当通过协商成立民主管理组织。管理组织的成员一般由本寺庙的教职人员组成,也可以吸收所在地信教公民代表和当地村委会(居委会)代表参加。”再次说明中共对图伯特的打压在不断的升级。

图伯特人非常担心中共党员干部进驻寺院后,不仅仅无神论的共产党员与佛教学员之间重重矛盾,党组织的行为和活动等与佛教组织格格不入,而且,更担忧中共干部将中共的瘟疫厚黑学、受贿、腐败等引入佛教清洁之地。从习近平集权者的统治方式看,中共将色达佛学院的党委控制模式将在图伯特其他地区推广和实施,这将图伯特推向了更危险的境地。

另外,十九大后中共将实施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201821日起施行),中共将更加严格的控制中共统治下的所有宗教。在新的《条例》中中共强调了“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此,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发表报告指出:“中共日前公布的修订版《宗教事务条例》,反映出当局在加紧对宗教活动的控制,对图伯特佛教徒构成进一步威胁。”并指出:这是“中共在巩固其对人民生活和信仰的影响力,这威胁到图伯特佛教在图伯特的生存延续。”该报告还指出:“将和平的宗教活动与对国安威胁相提并论,使得图伯特僧俗民众陷入危险的政治环境,阻碍他们与国外同胞的联系。此外,图伯特也是中共“宗教中国化”运动的主要目标。”报告批评:宗教“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显示中共意图让自己的统治更具合法性,并且达到对社会所有层面进行管控的目的。”

中国教会观察家林瑞琪对香港的天亚社说:担心《宗教事务条例》扼杀宗教的空间。他认为整份《条例》「相当左,同中国现行主调一样」,罚则也很不公平,「条例分得太细,什么都要管」。东北教会的若望神父说,虽说条例跟草稿没大分别,迎合习近平的统战部和宗教会议「重要讲话」,「要说不同,绳索勒的更紧了」。

从各种迹象显示中共在十九大后将在图伯特继续推行习近平政府的严厉限制图伯特人的言论自由、迁徒自由等基本权利的同时将对图伯特宗教、文化、语言文字等实施严厉的打压,并将以经济发展为幌子加大鼓励中国人移民到图伯特冲击图伯特人社会和传统文化生存空间,将全力推行最终彻底同化图伯特人的殖民政策。对此,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说,中共十九大之后,对西藏的控制将更加严密。因为他们对西藏境内不论宗教、文化以及社会活动的控制,已经是一个持续性的,而且连贯性的政策。


2017/10/2

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被遮盖的侵略史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西藏(图伯特)在亚洲的地位。



作者:朱瑞

西藏史书,一般来说,开篇总要颂赞师尊三宝,接下来是陆地的形成、人类的出现、图博王朝、萨迦王朝、帕竹王朝、甘丹颇章王朝。偶尔也涉及亚洲其他国家,但总是印度在先,中国在后,像《红史》《青史》《贤者喜乐赡部洲明鉴》等。总之,西藏史是有着自己的脉络的,也呈现了这个国家行政管理制度,与中国完全不同。

近代西藏史硝烟弥漫:与不丹、尼泊尔、拉达克、英国都发生过战争,也缔结了系列条约。这说明,西藏始终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在自传《我的土地我的人民》中,回顾了西藏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吞并的全过程。

1974年,达赖喇嘛尊者提出了“中间道路”,而中方在与达赖喇嘛代表团谈判中,要求尊者必须承认“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对此,尊者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历史就是历史,不可能改变,作为僧人更不能妄语。尊者还常对前去达兰萨拉的汉人说:“过去的历史就过去了,我们要面对现在和未来。”【1

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网站“关于西藏”一栏中,也记录了历史上西藏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事实,特别说明了东北有中国为邻,西南有印度、尼泊尔、缅甸为邻。2015年藏人行政中央回应中国之《西藏白皮书》中写道:“西藏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中间道路仍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2

荷兰著名藏学家、法学家范普拉赫先生(Michael. C. Van Walt Van Praag)在他的《西藏的地位》一书中,用详实的文献论证了西藏独立的历史,总结出:“西藏在整个历史过程中和为独立国家的事实是无可质疑的”【3】。


“清末民初”对西藏的入侵

但是,旅居(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议人士、民运人士的观点,总体来说依然包裹着大一统的内核:不承认历史上西藏的主权地位。包括那些以“反共”姿态出现、经常出入达兰萨拉,声称多次采访达赖喇嘛尊者和流亡藏人、参阅甚至大段抄录藏人学者、作家书籍的华人“专家”。

他们沿用民国和中共的帝国主义霸权话语,如“中国中央政府”“周边四省藏区”“边疆民族”等等,把西藏与满清皇帝的供施关系,置于“朝贡体系”的权力想象中,以“证明”西藏的臣属地位。把西藏问题的起源居高临下地定为“民主改革”。像李江琳女士在她的《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4】中,甚至宣称:“从历史上看,直到清末民初,汉藏关系是相当和睦友好的。”

说实话,将西藏问题置于“历史上汉藏关系”的框架就是诱导性的,历史上的汉人朝代(汉人国土)有宋、明,所谓“汉藏关系”其实是藏中关系,国与国的关系。用“历史上的汉藏关系”表述,显然是“中式学术”,唯在“中式学术”的框架里,将元和清也视为“中国”,才可以将“汉藏关系”摆进“自古以来的多民族国家、汉族与藏族”的概念偷换术中。除开“中式学术”,满清时,没有藏中关系,只有“藏满关系”。在藏满关系里,扯“汉藏关系”,跟中印关系里扯“中国与锡克族关系”差不多。

另外,清末的“藏满关系”与李江琳女士所学的“相当和睦友好”相去甚远。比如,赵尔丰任駐藏大臣兼川滇邊務大臣后,入侵西藏:烧毁寺院,屠杀僧人,造成藏人流离失所,并导致十三达赖喇嘛逃往英属印度。这是在各种版本的西藏近现代史中,难以翻越的一页。

辛亥革命后,所谓“汉藏关系”其实是“藏中关系”,而这一关系非但不是李江琳女士所说的“相当和睦友好”,而且正是西藏问题的起始点,即中华民国要“继承满清帝国版图”,将西藏纳入中国的“主权”。比如,袁世凯史无前例地提出“五族共和”,并派出代表团,声称向达赖喇嘛报告“中华民国的创建并要求西藏人承认”,但藏人将其代表团阻挡在大吉岭,拒绝入藏。后中国又派出一支“恢复”达赖喇嘛名号和地位的代表团,也被藏人拒绝入藏。接下来,中方以各种借口派出的入藏代表团都被拒绝。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派出军队抵达西藏东部的理塘,并在杂域地区巩固其势力……于是,十三达赖喇嘛要求中方停止对西藏的入侵,同时,提出有中立国家(如英国)参与的解决这一问题的会谈,因此,诞生1914年的《西姆拉条约》。

事实上,自从1912年十三世达赖喇嘛从印度返回西藏,诏示西藏回复独立起,就一直把中国看成最危险的敌人,始终派出一万左右藏军,驻扎藏东地区,以防范中国入侵。 1917年,中国方面以两名藏兵“过界”割草为由,入侵西藏,但被藏军击败。于1918年,在第三方英国驻北京使馆官员台克曼(Eric Teichman)的见证下,双方在绒坝岔签订《藏中停战协定》。

嘉央诺布先生在《黑色年鉴——高史坦与图博历史的否定》中,批评了高史坦对此次战争的轻描淡写:“当我们了解到高史坦诡异地将博东(东藏)图博军队的重大军事胜利,只用一段话带过,却投注六十几页的篇幅,只描写‘小型的内战’, 似乎是特别不符比例的一件事。1917-18年的战争,是图博历史上的重大冲突,而且也是十三世达赖喇嘛的现代军队惊人的胜利,并且具有重大的政治影响。” 5

但李江琳女士在其文字中,不仅连一句轻描淡写都没有,还空穴来风般地将藏中关系说成是“相当和睦友好”,像历史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完全遮蔽了“清末民初”对西藏的各种入侵。


中共对西藏的入侵

为什么李江琳女士对“清末民初”这些战争与条约,炮火与死亡如此遮蔽?答案是清楚的,因为接下来,李江琳女士就提出了西藏问题的起源是1955年和1956年的民主改革:

1955年和1956年从周边四省藏区开始,中共在藏地展开以土改和毁寺等暴力运动为核心的‘民主改革’……于是开始了藏民族和中共之间反抗和镇压的历史。” 6】“第一波:1956-1962,在中共宣传中称为‘平叛斗争’,但事实上是一次相当规模的战争。” 7

且不说把中共对藏人的屠杀称为“战争”如何与历史相悖,但说西藏与中共的冲突,决不仅仅是从“民主改革”开始。但李江琳女士始终在她的文章(包括采访)中坚称“民主改革”就是“西藏问题的真正源头”,比如在《洗不干净的血手——发生在藏区的国家罪行》一文中,李江琳是这样论断的:“藏区的‘民主改革’是西藏问题的源头……1955-1956年的时间点,是了解和理解西藏问题的关键点……就是西藏问题的真正源头。”

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中,李江琳女士也清楚地表示了:“现在的西藏问题,不是1951年产生的,而是从1956年开始,在西藏周边的藏区进行暴力土改以后产生的。”

如果“民主改革”是西藏问题的源头,那么,我们怎样解释1949年中共对西藏的入侵?怎样解释昌都战役? 作为“西藏史研究者”,李江琳女士会不知道这些改变西藏主权地位的战役?这是不是一种精心的遮蔽?

2012年底,我和西藏作家桑杰嘉在采访国际西藏学家,美国印地安那大学中欧亚研究系西藏学副教授艾略特. 史伯岭先生时,他就谈到了:

“把‘民主改革’说成当代西藏问题的源头是不行的。毫无疑问,当代西藏问题是从1949年开始的,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图伯特并没有受到热烈欢迎,图伯特人还进行了武装抵抗。当时在图伯特人的眼里,就已经清楚了中国对他们的恶行。也就是说,在1956年之前,图伯特人已经有了抵抗。而1956年的‘民主改革’,是中国的一个政策问题。当代西藏问题在这之前就产生了,从中国一入侵图伯特就开始了。

如果把西藏问题的起源定为1956年“民主改革”,那么,怎么解释图伯特人在1950年的抵抗呢?1913年,十三世达赖喇嘛重申了图伯特是一个独立的国家。那时,图伯特人就有了图伯特国民感。到什么程度呢,图伯特的各阶层都有了这个国民感,例如根顿群培这些学者,都表达过这种国民感、民族感。” 8

坦率地说,1949年中共对西藏的入侵,就像一把刀子,时刻在割着西藏人的心,那种亡国之痛,世代难忘。

李江琳女士多次在文章和媒体称“西藏问题的源头和起点是1956年的民主改革”,在遭到质疑和反驳后,又写了文章,专门“定义”了一个“当代西藏问题”,时间起点于1950年,区域在“四省藏区”,辩称之所以说“民主改革”是西藏问题的源头,指的是“当代西藏问题的源头”。那么,为什么要专门定义一个“当代西藏问题”呢?为什么要不早不晚专门将“起点”设定在1950年呢(其实李女士真正落笔写的起点在《十七条》之后)?为什么不多不少专门将区域定于“四省藏区”呢?普通中文读者可能看不出来这是专业性很强的“过滤”,但对西藏问题稍多一些了解,甚至中国体制内研究历史的学者也心知肚明,当然更是李江琳女士心知肚明的,这是为了要把西藏问题说成“共藏问题”,说成是中共的政策问题,过滤掉的是西藏问题真正的根本点:主权。


注释:
1】《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507


2】藏人行政中央官网:http://xizang-zhiye.org

3】详见《西藏的地位》迈克尔.C.范沃尔特. 范普拉赫 着(跋热. 达瓦才仁译)第十一章,越越历史与现实,寻求公正的解决

4】详见《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article/1464.html

5】详见《嘉央诺布 黑色年鉴:高史坦与图博历史的否定》(第一部)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9/04/blog-post_12.html

6】【7】详见《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article/1464.html

8】桑杰嘉朱瑞:西藏文化人和国际藏学家谈西藏问题的起源与性质
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7/02/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