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异地办学”让孩子们走出高原-----换脑袋

作者: 桑杰嘉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8/2017       
823日中午,异地办学“千名师生”出发仪式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结古镇格萨尔广场举行,参加仪式的有副州长、州教育局局长、州直各学校校长、州关工委、州公安局、州交通局、州交警支队、州运管处、省客运公司、州客运公司、市交警支队的领导及湖北省黄冈市菱湖高级中学、辽宁省盘锦市高级中学、北大附属实验学校的千名学生团队和家长团队。政府领导讲话、老师讲话、家长代表的发言、学生代表的发言---感动人心,热血沸腾----。然而,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格萨尔王似乎在哭泣,哭泣格萨尔王的子孙们今天就要远离这片热土,到遥远的地方---

“异地办学”
 异地办学,就是在异地开办学校。如某大学、中学、小学或者各种技术学校等在学校总部所在地之外的地方创办分校或者教学等。
 百度:“异地办学,在中国现代社会已经比较常见,主要由于生源问题、办学规模受限、地理位置限制、政府政策等原因而产生的一种现象。---比较著名的异地办学包括东北大学(秦皇岛)、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山东大学(威海)、北京交通大学威海校区、香港大学深圳校区、北京师范大学威海校区(筹)等,这些都是学校为了拓展办学空间或者吸引更多优秀生源而开辟的异地校区,其在行政上属于统一管理模式。其实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异地办学比比皆是,比如加州大学的几大校区,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等。”
 但是,中共最近几年在图伯特推行的所谓的“异地办学”与百度解释的“异地办学”不是一回事,而且,相反的,不是把某大学、中学、小学或者技术学校的分校、分支落脚图伯特,也不是图伯特什么学校在中国某地方开分校。是把图伯特的学生送到中国各大城市的学校办所谓的“西藏班”、“玉树班”XXX班。

“西藏班”到“异地办学”
 为了从小孩开始灌输中共党文化、洗脑,打造“接班人”,更主要的是同化图伯特新一代,从1984年开始中共以各种理由,如“国家为加大西藏各类人才培养力度”决定在北京等城市筹建了3所西藏学校,在上海等16个省市分别选出一至两所中学举办西藏班。1985年,首批图伯特学生被送到中国。据西藏自治区教育厅统计,30年来,内地西藏班(校)为西藏培养输送中专以上急需人才3.2万余人。目前,北京、上海、广东等21个省市的普通中学、中等职业学校开办有130多个内地西藏班和内地中职班,共有在校生1.8万多人。
 由于中共利用在中国各大城市的所谓的“西藏班”对图伯特青少年学生的腐蚀取得了较高的成效,从淡化图伯特民族认同、对母语和传统文化的疏远,以及最终与家庭亲属和图伯特母语社会、宗教文化形成隔离,还有加强了对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价值观的倾向和接受。基本做到了对新一代图伯特‘移植脑袋’的作用。
 因此,中共最近几年又在西藏自治区外的图伯特各地以同样的手段,为了同样的目的,将大量的图伯特学生送往中国各大城市开办所谓的XXX班,用教育、生活、社会环境去稀释图伯特新一代。
 中共玉树地方政府称:“异地办学工作是党中央、国务院对口援青的一项重要内容,是推进青海藏区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部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落实青海藏区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地位、缩小教育区域差距、提高民族地区教育质量、促进内地和青海藏区教育交流合作的有效途径。”
 据不完全统计,玉树藏族自治州有5000多名学生在异地上学。玉树州政府先后分别在北京、辽宁、湖北、广东、四川、西宁市等六省市的14所学校开设了玉树高中班。从2015年开始玉树州决定:“要坚持教育兴州战略,争取每年输送1000名高一新生到异地就读,让更多的农牧民孩子接受内地优质的教育资源。”
 海南州,自2013年以来在江苏、湖北、四川等地开办了“海南异地中职班”,先后输送学生2000多名。

为什么图伯特没有优质教育资源?
 中共一直以图伯特没有优质教育资源,而中国大城市有优质教育资源为由将一批又一批图伯特青少年送到中国接受教育,并以“优质教育资源”诱惑家长和图伯特学生到中国学习(称家长和学生自愿)。这在图伯特社会中起到很大鼓动作用。当然,能接受优质教育学生、家长都很高兴,而且,图伯特人需要优质教育。但是,为了中共所谓的“优质教育”图伯特青少年远离家庭、远离母语、远离图伯特文化进行完全中国化的教育绝对是利大于弊,对此教育界早有共识。
 再者,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在图伯特没有优质教育?中共不是说在它的领导下图伯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吗?中国不是崛起了吗?中国不是撒大把大把美元援助非洲和其他国家?在图伯特办不起优质教育的学校?在中国人居住的地方能办优质教育的学校,为什么在图伯特人居住的地方不能办?这么多年中共在图伯特开发了多少自然资源去发展中国的经济,图伯特人说中共什么都往中国运,如今火车声音都是‘见啥拿啥’ ---‘见啥拿啥’---
 明摆着的就是对图伯特民族严重歧视,在经济、政治、文化和教育上实施严重的殖民政策。就是不给你开办优质教育,你想获得“优质教育”就得到中国人中去,而且,从小慢慢同化你,把一代人的脑袋给统统换掉。
 中共真的没有能力在图伯特创办“优质”资源的学校吗?我想所有的中国人不会说YES,承认了中国没有能力这对于“崛起”的大中国多没有面子,不知多少玻璃心会破碎---事实上,中共绝对有能力在图伯特创办几百所优质学校,但是,就是不给你办,不仅政府不办,而且也不让图伯特人自己办学校。因为,是在图伯特,居住在这里的是图伯特人而不是中国人。也许有人会说我想法太极端了,但是,想想看有能力、有资源,而且,口口声声说是‘一家人’,就是不给你办优质教育体系。为什么?总不会是海拔高、空气稀薄吧?
 为了中国的发展开发图伯特资源时绝对没有困难,看看图伯特柴达木“聚宝盆”开发天然气、石油、有很多稀有金属矿,为了中国城市的供电一座座水电站建的一个比一个快,一个比一个“优质”,但在图伯特建优质的学校就会困难重重,傻子都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按中共的逻辑,中国政府就不用办学校了,在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异地办学”,把中国学生送到这些国家的学校,开设“中国班”不是更省事吗?不是让中国学生享受“优质教育”吗?

对图伯特学生成长的影响
 对于图伯特青少年不仅仅需要优质的教育,家庭的关爱、文化和母语,以及图伯特社会的滋润成长更为重要。青少年教育和成长环境将影响其整个人生,所以,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除了躲避灾难不会把这段年龄的孩子与家庭、社会、文化和母语世界隔绝。而中共就恰恰把图伯特青少年作为突破口,以各种理由对学生和父母进行欺骗和诱惑每年将数千计的图伯特青少年送到中国各大城市的学校,让图伯特青少年远离其生长的图伯特高原、家庭、语言文化和社会环境。在完全是中国人的社会、华语世界接受中共的教育。让图伯特青少年认同中共党文化、认同中国人的价值观念、灌输中国人的历史文化观。最后,“改造”成一个中国人,虽然,血肉之体是图伯特,但灵魂已经被汉化,成了中国人脑袋的图伯特人。而这样的人对于中共非常有用,是最好的“工具”。
 据过去“西藏班”的经验,接受中共所谓“异地办学”教育之后,这些图伯特年轻人返回图伯特时有严重的不适,既语言、生活和思维方式等方面与当地民众有隔阂。首先,在语言上无法和家人交流。其次,很难融入本地社会。再次,与图伯特传统文化价值观格格不入产生冲突。他们和在图伯特成长的年轻人产生了无形的鸿沟,也与图伯特社会和文化之间产生了鸿沟----他们认同自己是图伯特人,但现实生活中他们无形中是异类,不是图伯特人的图伯特人。他们的血肉之体是图伯特,但他们的脑袋是中国人的脑袋。虽然,有图伯特学子返回图伯特后努力学习母语、传统文化和宗教,最终融入图伯特社会,但是,这样的人是极少数。
 不要说把小孩送到中国的大城市,就在图伯特安多的西宁市居住和工作的图伯特人的小孩都被汉化的非常严重,因此,很多图伯特人再把孩子送到乡下居住,让小孩在乡下的学校学习,就是为了在图伯特社会、图伯特母语和文化环境中成长,千方百计地在挽救新一代图伯特人---而玉树政府等大力把数千计的图伯特学生送到中国各大城市学校---怎么不是图伯特人一大悲剧?
 政治目的
 中共和其他殖民主义者一样,他们所办的学校和教育体系是为了让被殖民的人民认同统治和对其效劳。中共统治图伯特六十多年,其教育目的就是为了让图伯特人认同其统治,为其统治服务,最终完全同化图伯特人,让图伯特民族彻底消失。
但是,由于几十年来图伯特的知识精英们看清楚了中共的目的,因此,在民间展开各种文化复兴和民族自救运动,利用中共统治下非常有限的空间,设法为图伯特人传授图伯特语言、文化和宗教等知识,唤起图伯特民族意识,使更多的图伯特新一代逐渐对自己语言、文化和民族特性等产生了极大兴趣,也掀起保护母语、说母语、写图伯特文字等运动。加上网络的普及图伯特人之间的交流也更加频繁,也更加紧密。这是中共所不想看到的发展趋势,但是,也无法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样公开禁止语言和文化,所以,开始采取具有非常隐蔽性的行动。
 首先,不给在图伯特本地教育体系投入(优质教育)资金,拉开和中国各地的教育差距,然后诱惑图伯特学生到中国各大城市学习。
 其次,在图伯特本地的教育系统中以提高教育质量为由中削减图伯特母语教育,加大汉语教育。
 再次,中共中央和地方政府以政策的形式鼓励、推动所谓的“异地办学”。
 最后,地方政府给“异地办学”投入大量的资金,以“优惠”吸引更多的学生。如玉树州“截止目前,州政府累计投入近1.3亿元用于补助学生学费”、“选派了60教师,累计补助资金431万元”、“又对异地高中就读的精准扶贫困难户子女和孤儿给予免除学费的政策。”
 另外,玉树州的中共地方政府虽然投入大量的资金推动所谓的“异地办学”项目,但是,在玉树本地的教学质量多年止步不前。特别是图伯特母语教育更是严重倒退,因此,图伯特保护母语教育的扎西旺秀先生(Tashi Wangchuk又中译扎西文色、扎西旺楚)呼吁图伯特人要保护自己的文化,中國官員應該為此提供幫助。他希望用法律來給官員施壓,以便在學校開展真正的雙語教育。但是,中共2016324日指控“煽动国家分裂”,至今秘密关押。
 中共的教育体系本身是对其统治的人民的洗脑,灌输党文化。但对图伯特人、蒙古人和东突人,中共不仅要灌输其党文化,培养忠实的工具,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目标就是同化。中共推行六十多年的殖民政策后发现图伯特人还有其他民族在本地很难以同化,特别是纯图伯特人的农牧区更是如此。因此,中共又想出“奇招”先是“西藏班”之后就有了“玉树班”、XXX班等等,希望加快对图伯特人的同化速度,因此,中共不惜一切地为“异地办学”大把大把砸钱。

2017/9/9

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寺院要姓黨,圖博的又一災難

【專文】民报

 2017-09-07 17:34

在强拆中的色达佛学院
近日國際媒體紛紛報導中共在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學院色達佛學院成立黨委、計畫派遣黨委書記等共產黨官員。中共之前在圖博(西藏)各大寺院駐有工作組暨政府幹部,還成立了所謂「寺院民主管理委員會」的組織,是由政府當局提名,寺院僧侶選出負責人的,如今中共在色達佛學院成立「寺院管理委員會黨組織」是由黨和政府直接任命書記、主任等官員任職,而且還在佛學院成立黨委,派黨委書記等掌權。這一事件說明中共對圖博佛教和文化的打壓空前的嚴厲,而且,這對於色達佛學院,以及整個圖博宗教和文化是一個巨大的災難。

歷次的強拆和驅逐
中共多次以「大量違章建築進行治理」、「雜亂無序的生活區安全隱患非常大」、「政府要規劃一個更加宜居宜修的禪院寶地」為名,以決定來自中共中央最高領導人施壓。如,2001年、2002年、2004年多次強拆和驅逐色達佛學院的學員。2001年強拆和驅逐學員時稱是當時最高領導人江澤民的指示,2016年說是習近平的指示。
色達佛學院在創建以來遭到中共一次又一次的進行了強拆、驅逐等打擊。其中,最嚴厲的強拆和驅逐開始於2016年7月20日,中共甘孜地方政府頒佈《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整頓清理工作》文件後開始實施強拆和驅逐運動。據中共官方發佈的文件2016年將驅逐2200名學員,到2017年佛學院人數限制在5000人,75%的學員被驅逐和摧毀其僧舍。
強拆之前,超過20000名僧尼和俗人住在色達佛學院學習、研究和修行佛法。在特殊情況下學院可容納多達4萬名信徒。作為學習、研究和實踐圖博佛教的主要中心之一,色達佛學院吸引了來自中國、泰國、台灣、香港、新加坡、蒙古、馬來西亞、韓國、美國和歐洲等西方國家的眾多學員。
 切割色達佛學院
《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整頓清理工作》最後兩個步驟中決定:「要把寺院和學院分開,並保留隔離區。」、「居士林要單獨分離出佛學院,改為由政府直接控制下的行政部門。」並稱:「寺院管理要有政府幹部和僧人負責,並管理寺院的宗教活動。佛學院按中國政府學校管理方式管理,建立一個有政府幹部和僧人組成的管理委員會,並將開設中國政府的教育活動,還有實施2+3辦法。」
最近媒體和人權組織報導,「從拍攝的照片和視頻顯示了超過10條被強拆清理的隔離帶垂直穿過曾經是僧人和尼師住所的山谷,估計平均長度為1百多米。……現在正用於建造大型的有欄杆的樓梯,將為越來越多的遊客攀登山頂提供便利。……在主要寺廟周圍的山谷中心區域可以看到幾個大型酒店。……至少有一家酒店明確針對中國遊客,其高品質的無線網路具有良好的4G信號,許多酒店工作人員都是中國人。」
位於山谷入口處的淡橙色房屋是屬於居士學員,以前是紅色建築但政府則命令他們去年用新的顏色塗漆。這個命令的目的是政府希望容易識別和監控一般不遵守適用於僧尼的所有戒律的居士學員。
從中共最新的資訊分析,中共將色達佛學院切割成佛學院、寺院,但中共之前的計畫是還要將居士分出來設立行政部門直接由政府控制,佛學院和居士林中間30米內的所有僧舍強拆作為隔離區。
 寺院、佛學院要姓黨
2017年08月20日甘孜州委組織部發佈幹部任前公示,其中6名幹部是色達五明佛學院黨委書記、院長、副書記、副院長和喇榮寺管理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副主任等。中共還沒有透露有關政府直接管理的居士林「行政部門」的組織和官員安排的資訊。
這是中共首次在圖博寺院和佛學院建立黨委、黨組織,直接任命中共黨員幹部任職,完全控制寺院、佛學院權力以及所有學員的日常行動。還有黨組織幹部的數量是空前,中共決定向色達五明佛學院黨委派遣1位書記、2位副書記,同時分別兼任院長、副院長之職。向喇榮寺管理委員會黨組派遣1位書記、2位副書記,同時分別兼任主任和副主任。另外,據國際媒體報導在色達佛學院的一般政府工作人有200多人。
8月20日,甘孜州委組織部發佈紮巴等同志擬任職情況公示。具體如下:
紮巴,男,藏族,中共黨員,現任州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擬任色達五明佛學院黨委書記、院長。
四郎曲批,男,藏族,中共黨員,現任色達縣委副書記。擬任喇榮寺管理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
使朗擁忠,女,藏族,中共黨員,現任理塘縣濯桑鄉黨委書記。擬任喇榮寺管理委員會黨組副書記、副主任。
代杰.扎西澤仁,男,藏族,中共黨員,現任稻城縣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擬任喇榮寺管理委員會黨組副書記、副主任。
鄧珠紮西,男,藏族,中共黨員,現任九龍縣委統戰部副部長、民宗局局長。擬任色達五明佛學院黨委副書記、副院長。
羅康斌,男,藏族,中共黨員,現任州藏學研究所、州編譯中心圖書資料室科長。擬任色達五明佛學院黨委副書記、副院長。
中共以前的一貫做法是,當圖博的寺院發生抗議等問題之後,以此為藉口中共幹部進駐寺院,按他們的意願成立管理層等。色達佛學院的管理層一直很好的引導僧侶大眾,中共基本上找不到藉口插手其中。2008年圖博發生和平抗議時,色達佛學院內艱難的維持了平靜,因此,沒有給中共機會,據知情者說當時中共非常希望色達佛學院僧侶抗議,甚至派人散發傳單時反而被僧人抓獲。後來中共唯一的理由是學員人數問題,並以此進行驅逐和強拆。2016年中共再次也整頓清理之名強拆和驅逐學員,瓜分佛學院,建黨委等黨組織直接接管佛學院。
很多人誤認為中共這次在色達佛學院進駐共產黨組織和幹部,等同於多年前中共在圖博寺院中的駐寺幹部和寺院民主管理委員會。這是個很大的誤解,因為中共多年前推行的「寺院民主管理委員會」是政府成立組織,但不是黨組織,不需要黨員幹部任職,政府提名寺院通過「選舉」產生主任,其負責人是寺院的成員。中共在色達佛學院推行的是直接把黨組織插入佛學院和寺院,黨組成員肯定是共產黨員,寺院沒有共產黨員,所以中共直接任命。另外在中共統治區內黨委將永遠是最高權力機構。共產黨組織和官員直接領導下的佛教學院和寺院,如何修行佛法?
對此中共海外媒體狡辯如下:環球網英文8月24日報導稱,「專家指出,給佛學院任命官員是正常的,因為他們更熟悉宗教政策,但他們不會干預教學活動。」該報導引述中國藏學研究中心一名研究員說,「相關任命是基於佛學院的需要,黨政官員對中國的宗教政策更為熟悉,是更好的管理者」。鬼都不相信的狡辯與最近中共立法要求在華外國企業設立黨組織時的荒唐說法同出一轍。中共國務院資訊辦公室對此回應說,黨組織沒有干涉合資企業和外資企業的正常經營活動。但國信辦也表示,「公司黨組織一般圍繞運營管理開展活動,可以幫助企業及時瞭解相關的國家指導方針政策,協調各方利益,解決內部糾紛,引進和發展人才,引導企業文化,建立和諧的勞資關係。」
中共在色達佛學院和在華企業中設立黨組織恰恰說明了共產黨要全面控制佛學院的教學及日常生活,要全面控制外企的經營活動。
外國企業都怕中共黨組織,想法抵制黨組織已經清楚的說明了黨組織出現什麼地方,就會帶來中共無法癒治的疾病……所以,在華企業都在躲瘟疫似地想方設法躲避。更何況,色達佛學院是修習佛法的地方,這裡出現沒有信仰,且消滅宗教為終極目的的共產黨組織其後果可想而知。
對中共的這一做法使境內外圖博人震驚和失望。對此,圖博著名作家唯色稱:「色達五明佛學院終於被黨接管了。」圖博流亡學者茨仁夏加說:「世界最大的佛學院變成一座黨校。」
災難性後果
色達佛學院自創建其曾經多次遭到過中共的打壓,強拆僧舍、驅逐學員的事件,其最終目的就是由黨來完全控制僧侶、尼師大眾和佛學院所有事務。包括入寺院和佛學院以及學習、修行等目的。中共幾年前開始大量推行「藏傳佛教教義闡釋工作研討會」要求「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等等破壞圖博佛教發展的行動。去年習近平提出「加強黨對宗教的領導」的指導下,中共從去年開始了對色達佛學院大規模的強拆和驅逐運動至今已知道有3位尼師因此而自殺。
如今中共已經完成完全控制色達佛學院的目的,因此,公開宣佈將由黨領導色達佛學院,而且,中共的御用學者們還得狡辯、忽悠一下,什麼「佛學院的需要」等鬼話。
首先,中共不顧佛學院僧侶大眾的意願,以及圖博信徒群眾的反對把黨組織強制設在色達佛學院。對此,外界非常擔憂寺院和佛學院姓黨後將對寺院和佛學院正常的宗教活動遭成嚴重的影響。黨組織控制從招生、入學、教學和修行等。削弱寺院中德高望重的高僧、學者和成就者的影響力。必然會影響到學習和修行、傳承圖博佛教。直接剝奪佛學院學員一人一票選舉產生的常設執行委員會的影響力和權威性。因此,佛學院、寺院還是居士林教學品質將會降低,傳承和發揚圖博佛教受到重傷。
其次,佛學院設立黨委並掌權之後,中共共產黨最優秀的傳統──腐敗,將會如病毒一樣傳播。佛學院和寺院圖博聖潔之地會變成腐敗、官僚的溫床,直接對佛學院和寺院、居士林進行腐蝕、毒化……
再次,由於利益誘惑,中共將要把佛學院和寺院改成旅遊勝地,這樣的做法在圖博其他地方實施多年。寺院的所有活動都以旅遊效益為主題,所以,已經有媒體報導中共修建高級酒店、為遊客登山頂修欄杆等等。就如,一些觀察人士看到的:「當局意圖將這座中國最大的藏傳佛教佛學院打造成旅遊景點、弱化其宗教性質。」
 最後,色達佛學院被瓜分後的色達五明佛學院、喇榮寺等將成為中共政治宣傳中心,在中共黨委的「英明」領導下將愛國主義教育運動執行到底。圖博數千眾僧人和尼師學習、修行圖博佛教的中心將變成黨校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將緊緊累住圖博佛教繼承和發展的脖子。
 圖博寺院和佛學院姓黨之後,不僅僅是色達佛學院的災難,也是圖博宗教界的災難,更是圖博民族的災難。因為隨著中共黨組織在佛學院和寺院的建立,中國共產黨腐敗、官僚、霸道,以及中共最拿手的黑厚學瘟疫般地將在這塊聖地傳播,將會遭殃求法路上的僧侶大眾和信教民眾。歷史告訴我們中國共產黨組織所建之處是災難,在華企業紛紛避之不及黨組織的實施已經說明了這個事實,更何況這次黨組織進入寺院和佛學院。






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評論】大象與龍在喜馬拉雅的對決

桑傑嘉

刊登日期: 2017. 09. 06
【評論】大象與龍在喜馬拉雅的對決 thumbnail
印度和中國在喜馬拉雅地區藏語卓蘭既牧民之路(中國翻譯為洞朗Donglang,印度稱為Doklam)的邊界地區對峙七十一天後,終於在八月廿八日落幕,兩邊軍隊同時後撤。
在對峙期間的八月十五日,即印度獨立日這個特別日子裡,媒體報道印度和中國邊防人員又在拉達克邊界地區發生對峙,而且,相互扔石頭造成人員輕傷,所幸的是沒有進一步激化。
這次的軍事對峙成為國際媒體的焦點新聞,尤其印度和中國的媒體作出大量報道,兩國政府也不斷發出強硬的信號。
然而,媒體也同時報道了兩國政府在秘密會晤。其主要原因是,兩國都要在九月三至五日前的金磚國家峰會前,即使找不到解決方法,兩國都需要有一個決定,因為峰會這次是在中國召開,而印度是參與國,總理莫迪會否出席成為大家當時的關注點。
中國人因《西遊記》家喻戶曉「西天」這個唐僧師弟克服千難萬阻,冒死前往取經的國度,但由於一九六二年邊界戰爭而印度不再是「西天」,中國人也不再是「兄弟」,如今隨著邊界地區的對峙,兩國的極端民族主義者們「打!殺!」的聲音特別響亮。
歷史上不曾有衝突的印度和中國為什麼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發生衝突,而且,從此大小衝突不斷?全球各國在經濟發展的需要下全力消除衝突,想方設法合作時,印度和中國兩全球具有不可取代地位的大國怎麼會發生如此嚴重的衝突?這個衝突是否能消除?一旦發生軍事衝突會有贏家嗎?
首先,在歷史上印度和中國沒有實則邊界,所以,也就沒有邊界衝突之說。印度和中國的邊界之說產生於一九五零年代,一九五九年以後中國開始在這二千多公里的邊界線上進行部署軍隊,而且,中國進入西藏之際印度開始在喜馬拉雅地區西藏和印度邊界部署大量的部隊,鞏固其邊防。
在歷史上印度和中國兩個亞洲大國被西藏隔離在兩百五十萬平方公里之外。中國侵佔西藏打破了這個格局,印度大象和中國龍在喜馬拉雅地區相遇,這注定了衝突必將發生。在歷史上印度只與西藏有邊界,因此,一九六二年成立的印度邊防軍的名字至今仍然是:印度-西藏邊界員警部隊(ITBP),而不是印度-中國邊界員警部隊(ICBP)。
一九六二年發生印中戰爭,但是,戰爭的結束不等於邊界問題的解決,印度和中國在西藏境內的二千多公里的邊界線至今還是實際控制線,雖然,兩國舉行了一系列的邊界談判,還是「印度和中國之間的邊界地區沒有一個共同界定的實際控制線(LAC)」。因此,又出現「誰控制誰有理」的局面,衝突更是接二連三。
另外,中國因經濟的發展在全球事務中霸權作風咄咄逼人,民族主義情緒日益興起;而印度也並不想落後,經濟發展全面展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也日益高漲,隨之而來的民族主義情緒影響政府的執政方向。
還有,印度這個全球人口最多的民主制度國家和中國全球人口最多的集權共產國家,從政治制度和價值觀決定了衝突是不可避免的。
那麼,印度和中國真的發生衝突,特別是因邊界問題發生軍事衝突誰會贏?所以這次對峙成了大家非常關注的事件。印度和中國為了加強邊界地區的勢力各自不斷地投入越來越大軍事力量,如印度在該地區部署二十萬的軍隊,並且,在大量購買先進武器。當然,中國政府為了抗衡印度邊界地區不斷秀肌肉,投入大量軍力。
作為亞洲的兩個經濟、軍事、政治、人口大國,如果發生衝突,特別是軍事衝突是不會有贏家的,因為,兩個大國相互吞併是不可能的,既然不能吃掉對方,也不能解決邊界問題,那麼,衝突繼續會存在,而且,一步步邁向更危險的衝突。但是,不管印度和中國之間發生什麼樣的衝突,包括軍事衝突將不會有絕對的勝利者。
__________
撰文:桑傑嘉,一位藏族作家及時事評論員。

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喜马拉雅地区的死结——印中边界问题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9/2017              


作者: 桑杰嘉


 
中印冲突(网络图片)



过去的两个月里,国际媒体大量报道了有关印度和中国在边界对峙的新闻,印度和中国媒体更是大打口水仗,同时大力激发和渲染民族主义情绪。两国政府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放狠话,尽管媒体报道双方在秘密会晤。印度和中国都表示不希望战争,但是,两国政府的强硬的姿态依然在不断加温,社交媒体上也散发印度和中国移动军队的视频,而815日印度独立日两国边防人员又在拉达克的边境地区双方互相掷石,两军均有人员受伤。

据中国政府的说法:“2017616日,中方在洞朗地区进行道路施工。618日,印度边防部队270余人携带武器,连同2台推土机,在多卡拉山口越过锡金段边界线100多米,进入中国境内阻挠中方的修路活动,引发局势紧张。印度边防部队越界人数最多时达到400余人,连同2台推土机和3顶帐篷,越界纵深达到180多米。截至7月底,印度边防部队仍有40多人和1台推土机在中国领土上非法滞留。”(1

“印度的关注点是,一旦中方完成了这些道路建设,中国军力会更加方便地覆盖在战略上十分敏感的"鸡脖子"地带(chicken's neck),这一20公里宽的咽喉地带是印度本土和7个东北邦的连接走廊。”(2)另外,不丹和中国在该地区有领土争议,因此,印度军队在不丹的要求下抵达图伯特语卓兰(既牧民之路),中国翻译为“洞朗” Donglang),印度称为Doklam发生对峙。印度外交部的一份正式声明说,“印度和中国之间的边界地区没有一个共同界定的实际控制线(LAC)。”(3

据报道这次印中在边境地区的对峙是1962年之后最严重的一次,而1962年印中军事冲突也是印中在历史上首次冲突。那么,为什么数千年没有直接冲突的印度和中国1962年会发生战争?至今边界地区冲突不断?为什么两国无法解决边境问题?为什么很多学者担忧这次军事对峙?

图伯特阻止了象和龙碰撞

在历史上被中国人称为“西天”、 “天竺”的印度和中国没有直接的冲突,更谈不上边界冲突,特别是在喜马拉雅地区相遇更是不可能,因为,图伯特雪域之国完全隔开了亚洲的大象和龙,数千年来图伯特阻止了中国人从图伯特高原进入印度,同样也把印度阻止在喜马拉雅山南麓。不仅仅很早之前是这样,就在上世纪第二期世界大战期间也是如此。

上世纪四零年左右,中国军队在与日本的交战中惨败,加上海路及印度支那的供应线被切断而处境困难。当年,唯一向中国运送物资的主要通道缅甸线路也被切断,这迫使盟军去寻找其他的补给途径。英国和中国希望从当时中立的图伯特修建所谓的“西康-印度公路”,但是,遭到了图伯特政府的拒绝。在英国和中国等的重重压力下,图伯特政府还是坚持未允许经图伯特修建公路,并禁止盟军的军用物资经图伯特运往中国,到1942年只允许盟军的非军用物资经过图伯特运往中国。图伯特政府一直坚持自己在二战中的中立地位以及主权独立。因此,中共占领图伯特之前印度和中国在喜马拉雅地区不存在边界,图伯特是印度和中国的直接发生冲突的隔离屏障,把大象和龙隔离在二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之外,因此,也就没有大象和龙的冲突。

中共对图伯特的入侵是根源

1949年,中共开始入侵图伯特安多和康区的部分地区,1950年向图伯特康区和卫藏地区入侵。1951年中共军队进驻图伯特首都拉萨,逐步以军事为后盾在政治上剥夺图伯特噶厦政府的政治权力。19517月底,中共西南外事处处长杨公素奉命率外事干部十余人,从重庆启程进藏。19521月,中国共产党西藏地区工作委员会外事处成立。中共称“由于情况特殊,未对外公布”。19539月,中共以“合署办公”的名义吞并了图伯特政府外交部。这是中共首次正式接触图伯特政府外交、军事、边界等的官方文件。中共以“合并”、“合署办公”之名让图伯特外交部交出政府外事资料,并开始翻译。“原外交局交来大批藏文文件,同时我们已着手调查了解中印边界问题”。这是中共首次接触图伯特和印度的边境资料,之前中共没有任何有关印度和图伯特的边境资料。

中共入侵图伯特之后,印度和中国首次涉图伯特问题的谈判是在19544月举行的,会谈前中共高层会议上:“周恩来总理针对西藏噶厦提出要收回失地一事,说明这次中印谈判只谈已成熟的悬而未决的问题,边界问题现在情况还不清楚,这次不能谈。”为什么边界问题“还不清”?因为,印度在喜马拉雅地区只和图伯特有边界,中共当然不清楚,而且,还有很多图伯特官方的资料在翻译中(吞并图伯特外交部还不到一年)。

印度与中国公开签署涉图伯特的文件是1954年签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印度共和国关于中国西藏地方政府与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简称《中印通商和交通协定》)此时,中国对所谓的“中印边界”还没有任何的概念。中共军队进驻图伯特与印度边界地区主要是在1959年之后,因为,图伯特国全面沦陷,中共军事占领了图伯特全国,大象和龙正式在喜马拉雅地区相撞。印度政府边境部队至今保留:印度-西藏边界警察部队(ITBP),而不是印度-中国边界警察部队(ICBP)。
  
死结

大象和龙相遇后最大的冲突发生在1962年,中共鼓吹自己获胜,但是事实上印度取胜因为获得了争议地区的领土控制权。1962年战争之后,印度和中国签订协议努力解决边界问题。由于印度和中国历史上在喜马拉雅地区没有边界,这就是为什么印度和中国从来没有“正式划定过边界”(中共学者认为这是:“英国殖民主义者给中印两国留下的历史难题”,真正的原因是中国侵占图伯特造成的。)中共非法占领图伯特而使原来图伯特与印度的边界改为印中边界,并和印度谈判难度自然会增加。在过去的五十多年里中国政府和印度政府就边界问题进行多次谈判,也签订了不少协议,但离边界划分确定还有十万八千里,这从印中就边界问题签订的协议中共知其一二。

如,1993年的《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1996年的《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2005年的《关于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2012年的《中印关于建立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的协定》,以及2013年的《中印边界防务合作协议》。

中国政府称印度和图伯特(中国)有2000公里的边界线,其被分为:西段、中段和东段。但所有的边界线都是“实际控制线”,而且,三段都有争议。在过去的数十年里印度和中国“核实实控线成为当时唯一双方均可接受的选择”,而中印边境的控制现状是在上世纪五零年才形成,而且整个局面仍然是“谁控制谁有理”,因此,注定了冲突不可避免。据印度退休外交官热吉特•卡拉新出版的《印中边界问题:寻求解决》(India-China Boundary Issues: Quest for Settlement, By Ranjit Singh Kalha, 2014)一书记述,双方在2000年交换了边境中段地图;但2002年交换西段地图时,发现认知差别太大,换图由此中断;到2005年,核实进程完全中止。印度和中国核实实控线停滞不前说明了问题并非一般的严重,更何况,跨过图伯特和印度的历史渊源与上世纪五十年代占领图伯特的中共谈边界问题难免困难重重。很多中国的研究者认为中印边界问题解决的难度越来越大,因为印度和中国的边界至今没有一个共同界定的实际控制线。

不可避免的危机

略去两个国家地缘政治、战略、资源等其他问题。

中共非法侵占图伯特使亚洲的两个大国撞在了一起,而且,一个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民主国家,一个是人口最多的共产集权独裁国家,更可怕的是两国都是核大国。不说其两国的文化传统、价值观等等,仅仅国家体制已经决定了这两个大国必然会存严重的分歧和冲突。再加上历史上不存,且数十年来无法核实实控线的边界,冲突只是迟早的问题。谁也无法保证不发生大的军事冲突,甚至灾难性的战争。另外,今天平息了对峙和冲突不等于明天不发生冲突,因为根本的问题无法解决。

还有中国随着经济发展在国际上的霸权作风,以及中国人莫明其妙无限膨胀的民族主义情绪,遇上印度稳健地全面发展迈开步伐,在亚洲乃至世界上的影响力日益扩大,随之而来的民族主义情绪等等也是印度和中国的无形的核武器,同样非常危险。

另外,中共非法入侵图伯特后,又与从来没有边界的不丹国长期无法解决边界问题,而不丹又是印度的保护国---国防和外交事务上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又增加了大象与龙发生冲突的几率。

谁会是胜利者?

本来由图伯特在中间印度和中国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了亚洲的两个老大直接碰撞。自从中共侵占图伯特,注定了印度和中国在喜马拉雅地区将骚动不安,因为,中共侵占了印度和中国之间的缓冲区图伯特,从此对峙是不可避免,冲突更无法预测。如今只是边界问题而对峙、冲突,未来有更多因素如水资源、地缘政治、经济等等将引发更多冲突。但是,印度和中国两个亚洲大国的冲突中,特别是边界的军事冲突中很难出现绝对的胜利者和绝对的失败者。

2017/8/18

注释



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图伯特人抬头之日就是“灾难”降临之时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1/2017              

作者: 桑杰嘉


 
滕贝肯在西藏办盲人学校(网络图片)
上个月中共大小媒体纷纷报道有关图伯特人恩波(贡宝)创办的恩波格斗俱乐部收养孤儿问题,并有公安部门介入调查---境内外图伯特人为恩波格斗俱乐部捏着一把汗,一事未平又起一事,近日媒体报道中共驱逐德国盲人学者滕贝肯(Sabriye Tenberken),并将关闭其在图伯特创办的盲人学校。惊愕之余回顾中共过去几十年对图伯特实施殖民统治,以及消灭图伯特民族的既定政策清楚地告诉我们,图伯特人抬头之日就是中共打压的灾难降临之时。
需要说明的是抬头的图伯特人与政治无关,更与中共万能的藏独反华等等占不了半根毛。他们只是辛勤劳动、艰苦创业、自力更生,最终创业有成,在图伯特、中国,甚至在国际上有知名度,成为更多人的典范、榜样,以及帮助更多的图伯特人自立、创业。他们不知足于站不起来的翻身,不迷恋于躺着的幸福里,而是从中共统治下有限的空间中艰难地站起来的图伯特精英。
如,20086月被中共判终生监禁、没收个人财产价值约 7 亿多美元的西藏自治区十大优秀青年之一、青年企业家共产党员多吉扎西(Dorje Tashi)。他创立西藏神湖集团,任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经营包括餐饮、娱乐、旅行社及房地产和进出口生意,旗下有中外游客熟知的拉萨老牌饭店亚宾馆”(Yak Hotel) 
 201013日下午6点左右在成都遭捕,并判处有期徒刑15年的环境保护人士、西藏天珠之路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青海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副会长、援藏基金会广东办事处副主任如凯嘎玛桑珠。他长期关注环保并身体力行,在长江、黄河、澜沧江的三江源头成立了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获得外界的肯定。协会获李连杰壹基金评选出的08年度典范工程奖,奖金为100万人民币。协会的秘书长扎西多杰先生代表协会荣获2002年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和香港地球之友颁发的第六届地球奖2006 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年度公益奖,称其在环保方面的成就在天人之间创造了和谐。上海第一财经日报颁发的“2007领驭风云人物环保奖等诸多荣誉。被称为天珠王而享誉全球天珠界,他也被称为全世界个人收藏西藏文物最多的收藏家,是权威的古董鉴定专家,被北京民族大学聘为珠宝教授。
中共对以上两位图伯特人的指控、拘捕和判刑都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更谈不上透明、公正。如,多吉扎西案由于是不公开审理到底属于经济犯罪案件,还是政治案件,众说纷纭。最终莫明其妙被判处无期徒刑,并没收其巨额的私人财产。
 而如凯嘎玛桑珠案更是荒唐,1998年,因其在不知情的前提下购买了总值为10000美金的七世纪古董毯、刺绣枕垫与鞋子等被盗古墓物品,随被巴州警方以涉嫌倒卖文物罪於同年318日刑拘,后经查证其对被窃之物确系毫不知情,且其拥有正规的买卖古董许可证,遂于429日被取保候审;19981130日,又因同一罪名被拘,之后又以同一理由于同年127日被取保候审;1999126日,被正式解除取保候审。但时隔十年之后,此事又被重提;201017日,第三次因涉嫌倒卖文物罪被西藏自治区若若羌警方刑拘,关押於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焉耆回族自治县看守所;201028日,被正式逮捕;2010624日,被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焉耆回族自治县法院以盗掘古墓葬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0000元。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情更凸显中共以同样的手段加大对图伯特精英的打压力度,同时也没有放过帮助图伯特盲童援助执教二十年的德国藏学家。
 2001年,图伯特人恩波(贡宝)前中共特警,退伍后通过从事建筑工程积攒了一些资金,组建了一支武术散打队,开始招收孤儿进行培训。恩波称散打队至今已经走出三百多名孩子,有的在经商,有的成为特警,有的已经成为全国散打冠军。截止2016年恩波格斗共参加各种国际性综合比赛共85场,获得金杯62座。其中包括河南卫视武林笼中对、江苏卫视昆仑决、青海卫视拳星时代子弹飞北京站、东方之巅第一期万达杯MMA综合格斗挑战赛等。
 曾经被中国媒体以国内唯一公益搏击俱乐部恩波格斗 300多个孤儿在此改变命运!大量报道,并称恩波为一位胸怀大爱的平民慈善家,也称恩波格斗俱乐部为是一家纯慈善、全免费的俱乐部恩波格斗俱乐部为中国新锐MMA(综合格斗)强馆,师资力量强大。恩波俱乐部采用中西结合的教学方式,引进外籍专业教练7人,国内教练3人,外籍陪练6人,提升运动员的格斗技巧,现有一百五十多名学员接受训练。
 境内外图伯特人非常熟悉恩波格斗非常出色的队员,如,苏木达尔基、三郎格西、泽朗扎西、益扎、单珠、德旺、扎西泽旺、班玛夺基等非常出色的图伯特格斗选手,其中班玛夺基曾夺得武林笼中对的首条金腰带。
 恩波格斗曾征战美国夏威夷等成绩非凡,恩波格斗选手在武林笼中对等出场时放图伯特歌曲,穿图伯特服装。每次比赛获胜时选手们先穿上图伯特服装然后领奖,而被选手们称为干爹的恩波也会一身图伯特服装出现在公众视线中。真如网友SonamWangmo的的留言:除了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河南卫视从不会在我家停留,如今因为恩波格斗,多少人成为了武林风的忠实观众!恩波叔叔为我们的民族做到的就是将我们藏族人的体育精神展示于全世界面前!棒棒哒!
 恩波格斗十多年来一步步走向中国武坛,走向世界,图伯特人为此自豪。就如恩波说的:我们把图伯特的哈达系在了国际格斗舞台上。上月,中国媒体以格斗孤儿大做文章,中共官方新华网更以谁剥夺了格斗孤儿受教育的权利?煽风点火。722日,中国媒体报道警方介入调查格斗孤儿事件”----境内外图伯特人为恩波格斗俱乐部的未来忧心忡忡,但愿恩波能躲过这一劫。
 84日,德国之声报道施教拉萨盲校近廿年盲人白求恩被中国驱逐。被驱逐的德国人叫滕贝肯(Sabriye Tenberken,是德国盲人学者,她发明了图伯特盲文,并在图伯特首都拉萨老城一座前贵族的宅院里创办了首个盲人学校,该学校被称为中国境内最成功的盲童学校。青少年们学习汉文、英文和藏文,接受理疗、音乐或电脑知识的教育,印刷厂印制盲文教材,但学生们首先学习在残障情况下如何独立生活。她帮助300多名儿童习得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帮助孩子们在未来更好地融入社会。该学校的学生有的进入了正规学校,有的当了按摩师、翻译、地毯编织工、音乐教师和导游。
 滕贝肯曾荣获德国和中国等的各种大奖,其中包括联邦功勋十字章和巴塞尔市阿尔贝特-施魏策尔奖、特蕾莎修女奖、阿尔伯特施魏策尔奖、《时代杂志》欧洲英雄和亚洲英雄奖,并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政府2006年授予她国家友谊奖,2008年,中国外交部发行的《国际人才交流》月刊把她选为过去三十年中在中国最有影响的15名外国人之一。
 为什么在图伯特盲人事业上贡献前所未有,且受到广泛欢迎的滕贝肯会遭到中共的驱逐?据滕贝肯听到的传闻是该校的西方影响太大。但是,从以往的经验看主要是中共对滕贝肯盲人学校名声远扬和培养出数百图伯特盲人儿童自力更生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中共的这次行动并非单单针对滕贝肯而来的,不仅驱逐滕贝肯,还要关闭盲人学校说明中共眼中钉还是学校。报道指出,有关滕贝肯创建的盲人中心,根据一份解散合同,当局计划将盲童学生们安排到一所汉藏「特別学校」去。为什么中共对一所私立盲童学校如此下重手?原因是因为滕贝肯的学校盲人教育很成功,太好了,为图伯特盲童创造了融入社会的能力,使他们有了未来,而滕贝肯本人对图伯特盲文和盲童贡献如此之大。这是中共最不想看到的,因为,图伯特盲文开始成功传授,图伯特盲童抬起了他们高贵的头,走向了大学,走向了社会---“灾难来了。
 中共驱逐援助图伯特的外国人士不只是滕贝肯一人,如,致力于修复拉萨老城的德国人安德烈亚历山大(Andre Alexander)和他的THF基金会,从1996年至2002年,拯救了拉萨以及附近76座历史性的传统建筑。最终中共驱逐了安德烈亚历山大。
 以上的多吉扎西、如凯嘎玛桑珠和恩波都是非常成功的图伯特知识精英,他们以智慧和勤奋创立了自己的事业,为图伯特人树立了榜样,为图伯特环境、文化和经济发展开创新的道路,而且,做的非常成功,他们以图伯特佼佼者和领头羊身份从中共非常有限的空间里抬起了自己高贵的头颅,然而当这些图伯特精英们抬头立足世界精英的队伍之日,成了中共打压的灾难降临之时。
 不管是恩波,还是滕贝肯和安德烈亚历山大,事实上与多吉扎西和如凯嘎玛桑珠同样的性质,对图伯特和图伯特人有贡献,让图伯特人抬起了头,所以遭到中共的打压。
 滕贝肯不仅创造了图伯特盲文,而且在培养图伯特盲人精英的路上。而安德烈亚历山大在拯救了拉萨以及附近图伯特传统建筑,不仅仅拯救了传统古建筑,而且也激励图伯特精英关注传统建筑以及其载有的历史文化。
 中共殖民统治者不允许图伯特人依靠自己的双腿站起来,更不能自立自强,因为,对于一直在努力同化,最终想消灭图伯特民族的中共来说这是一种威胁中共既不遵守自己的法律,更不遵守国际法,中共指控和打压图伯特人,以及打压帮助图伯特人士不费吹灰之力,中共集权政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图伯特诗人伊丹才让先生向图伯特学生发表演讲时总会意味深长地说:同学们大树下的小树永远长不高呀!。这就是图伯特的真实情况,中共绝不会让图伯特长高、长大,也不让图伯特人抬头。

2017811